苹果怎么下载bet356

媒体新闻

生活日报:不管内路外路 走希望的路

2019-04-18 14:38:52   来源:济南市第二人民医院   作者:    点击:34

  


    直径仅25毫米的眼球,带给人类的,却是五彩斑斓的世界。有时候,眼科医生不仅仅是医学工作者,他们的身上还牢牢维系着社会的幸福指数,解决病痛的同时,给患者带来的还有清晰的视界。
  视网膜、视乳头、黄斑、视网膜中央动静脉……相较于裸露在外的眼表,眼底的情况要更为复杂、风险也更大。通过手术照明系统,使用玻璃体切割仪,在手术显微镜下进行手术操作,这就需要细致耐心的眼底病医生担起重任。
  济南市第二人民医院眼二科副主任张同河就是这样一位奋战在眼底病专业二十余载的眼科专家。这位北京大学眼科学博士,师从我国眼科学巨擘黎晓新,工作的第一天,他就将“治病救人,防盲剔苦”作为激励自己的座右铭。
看得到的坚守
将每台手术都当做第一台

  话语虽然不多,但是沉着、冷静,张同河单是静静地望过来,就给人送上信服的讯号。
  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张同河每天要接诊的患者很多,周二全天是门诊日,其余几天的工作日则基本都是在手术室度过。“简单一点的手术大概需要40分钟,难度大些的手术2个小时下不来。”对于张同河来说,平均每天4台的手术量并不轻松。他喜欢思考、学习、钻研,在每次手术前,都会根据病人的特殊情况,花大把时间研究制定更加完善的手术方案。
  而手术之后,即使是下班时间,他也会亲自去病房查看,巡视和跟踪病情。这是他的每位患者都会有的待遇。
  详细术前规划和耐心术后查房的习惯,始自张同河10多年前作为主治医师独立完成的首台手术。
  那是一台上睑下垂矫正手术,难度并不大,但是对于刚刚从住院医生升为主治医师的张同河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以前,我作为助手,只需要按照主治医师的吩咐做好手头的事情,但是真正成为了主治医师,需要自己为患者负责的时候,那种压力是特别大的,但同时我又感觉到欣喜。”张同河坦言,这种被认可的欣喜让他更加谨慎、细致。
  手术之前,他就通过查阅书籍资料以及回忆老师们之前手术做法等方式,制定出了最佳方案。“那是一名20多岁的小伙子,来的时候一只眼睛因为重度上睑下垂睁不开,术后经过恢复,他的两只眼睛特别对称。”
  不论是患者,还是张同河自己,对这次手术的效果都非常满意。
  “病人来找你看病就是信任你,尤其是眼睛的疾病,致盲有时候比死亡还令人恐惧。”转眼已是十余载,如今的张同河仍将每台手术都当成第一台手术对待,都要进行详细的术前眼科查体,制定最佳的手术方案,尽全力做到最好。
练得出的技艺
倾囊相授不藏私,细节决定手术成败

  眼科手术操作难度较大,显微操作与肉眼观察有所不同,要求很高,不能差之毫厘。
  作为一名眼底病专业大夫,张同河工作中打交道最多的就是视网膜。在我省眼底病专业,提起张同河,不论是医务从业者还是患者,都会竖起大拇指。
  “医术高超,从别的医院没看好,他们推荐了济南市二院的张同河主任,他做的手术挽救了我的视力。”患者如是说。
  “手术效果特别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年轻医生如是说。
  而张同河则淡淡地说,如果有诀窍的话,那应该在于“细节”。
  师从我国眼科学巨擘黎晓新,在张同河的心中,黎教授就是“大医生”的典范。“她是我国最早开展玻切的,从1980年代就开始研究。老师特别注重细节,不管是手术还是门诊,遇到需要注意的细节都会给我们讲她总结的经验。”谈及自己的导师,张同河的眼中露出孺慕之情。
  黎教授对张同河的影响,如润物无声的春雨。如今,张同河也会向老师对待自己那样,毫不保留地叮嘱自己的学生,影响成败的细微之处。
  “张教授,今天我开展了一台玻切手术,遇到了眼球鼓胀的情况,一开始找不到原因,着急中忽然想起了跟着您在之前手术时听到的关注灌注口位置的细节,我赶紧看了一眼,发现确实将灌注口错插入到了视网膜下,重新插入正确位置后,情况立马改善了。再次感谢您当年的指点。”2017年11月,张医生收到了这样一条微信,信息的发出者是一名曾经来院进修的医生,对于张医生,他的评价是:“倾囊相授从不藏私,一日为师,终生为师。”
  张同河说,在做玻切手术时,需要往眼内特殊的位置插3个穿刺孔,其中一个就是灌注口,液体会从这里沿着管道进入眼内。但是医生在手术时,却会偶发眼球鼓胀、将视网膜推到前面导致手术不好做的情况。他总是这样告诉自己的学生,在插入灌注管时,一定要注意插入的位置,因为一旦不注意将它插入到视网膜下,就会出现上述情况,从而加大手术难度和时间,还有可能出现并发症。其实要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只需要很简单地看一眼灌注管是否插入到了正确位置。
  类似的细节还有很多,如手术时出现患者角膜看不清的情况,他就会告诉其他医生关注灌注压的平高是否有问题;当患者出现角膜水肿时,他会提醒学生可以调整眼内压……
  张同河告诉生活日报记者,医技的提高不在于做了多少台手术,而在于术后的不断反思。“手术哪里做得不满意,要反思总结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在他看来,手术做一例就要有一例的收获。“其实,我在做医生助手的时候就已经见到了很多,那时候我就常常会反思,有些自己的体会了。”这也是他常常对年轻医生的劝诫之言。
树得起的榜样
只要病情允许,就采用患者希望的治疗方式

  技为医之魂,德为医之本。因此,张同河始终将患者的需求放在首位。
  “大夫,求求你了,能给我做外路手术吗?内路我真是怕了……”2015年,40多岁的孔先生因右眼视网膜脱落找到了张同河。在那之前的两年,他左眼因为视网膜脱落辗转了多家医院,做了至少3次内路手术,最终左眼视力仍然没有保留住。没想到,两年后他的右眼也出现了视网膜脱离,因为之前的经历,他已经对内路手术出现了惧怕心理,“因为要打硅油,还要趴着,生活非常不便,就这样折腾了那么久,左眼最终还是看不见了……”
  当2017年右眼也出现视网膜脱离时,孔先生咨询多家医院均被告知只能做内路手术。最终,经过多方打听,得知济南市二院的张同河主任医术精湛,准备找他碰碰运气。
  孔先生所说的“内路手术”又称为玻璃体切除手术,对眼睛的损伤较大,且至少要做两次,花费较多,对于体位的控制严格,病人也比较累。另一种“外路手术”是不进入眼球里面,从外面操作,它的损伤较小,只需做一个手术即可,而且花费较少,但适用症的要求也多,因而很多人受到眼底情况限制无法选择“外路”。
  而孔先生的情况就适合做内路手术,加之他之前还做过白内障手术,加大了视网膜手术的难度和复杂性。“因为之前的白内障手术,会造成他瞳孔散得不是很大,我们如果从外路做手术,看到的范围会变小,而且眼球也会略有些囊膜浑浊,不像普通人那么清楚,手术复杂性大大增加。”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张同河在仔细检查了孔先生眼底情况后,仍然答应了他想做外路手术的请求。
  “无论是内路还是外路,都需要把视网膜的裂空找全了,但是他之前的白内障手术加大了难度。”不幸中的万幸,孔先生找对了医生,加之他右眼的视网膜并未脱落到最关键的地方。最终,张同河为他进行了外路手术,且一次成功,帮他保住了视力。
  看着孔先生出院时,通过右眼准确找到了自己的右手握住表示感谢,张同河心中满满的自豪感,“患者的需求要放在首位!”他说,这次手术虽然难度大,但他在术前评估时仍会将患者的需求放在首位。只要对方病情允许,都会尽心尽力提供最佳方案进行治疗。
  他是这样想的,也坚持这样做。二十载如一日,为视网膜脱离、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及老年性黄斑变性患者提供着最贴心的保障。
  面对来自患者的赞许,张同河清醒地知道,他所做的一切只是做了一个医生应该做的。未来,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双手点亮更多人的缤纷视界。
  看着手中的眼底镜,眼中涌起温暖。张同河心里清楚,光明的未来可期。
达医名片:
张同河:眼科主任医师,北京大学眼科学博士,硕士生导师,眼二科副主任,山东省老年医学会糖尿病学组副主任委员。从事眼科临床和科研工作二十年,主要致力于眼底病的临床诊疗工作,临床经验丰富、手术技术精湛,在视网膜脱离、糖尿病视网膜病变、黄斑前膜、黄斑裂孔及老年性黄斑变性的诊治方面有较深的造诣。先后在国内核心刊物发表论文十余篇,SCI收录论着数篇。
专家门诊时间:周二全天
(文/片 记者 董昊骞 通讯员 于娜 本文刊登于2019年4月18日《生活日报》第17版)

?

电话:0531-87937581      传真:0531-87930188  页面版权所有 济南市第二人民医院   济南眼科医院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经营许可证》   编号:鲁ICP备16010046号-1